淺談爆紅歌曲——《浪流連》這首歌到底紅在哪?

「只要你有個好故事,就永遠不會被人遺忘。」
海上鋼琴師The legend of 1900

要寫出一首動人旋律被世人傳唱雋永的流行歌,老實說,並沒有一個方法能夠剖析出其中的秘密,
只能透過事後諸葛的方式解構出:爆紅歌曲共同擁有的特質。

不過對於嘗試創作出好歌曲的你來說,是一個可以參考並朝著此方向前進的小建言!

茄子蛋的樂迷們,一定熟識兄弟情的故事三部曲:

-兄弟情懷《浪子回頭》

-走跳社會的企逃囝仔愛上一個女人而腳踏實地《浪流連》

-以及美麗女人前傳《這款自作多情》

復古流行音樂錄影帶

時代背景來到2016,那我懂你意思了《不負責任 (男人) 的挽留》、Leo王《沙豬》、李英宏《台北直直撞》饒舌派的高品質音樂錄影帶,接著,美秀集團《細粒的目睭》從獨立音樂圈中殺出,其實復古流行MV早在1992年伍佰首張出道專輯,當時伍佰以本名吳俊霖出道,一首《愛上別人是件快樂的事》打破當時流行音樂的寧靜,但也許是過於前衛以及自我風格較強烈的關係,當時並沒有在流行音樂圈中竄出,或許唱片公司沒有想到的是,現在聆聽當時伍佰的專輯,反而有一種復古流行的聽覺感受呢!

冰山理論

茄子蛋導演巧妙的運用了故事把一個個開始簡單的兄弟情懷故事展開,除了故事架構完整,劇情及張力十足,關於劇情及畫面,網路上有很多文章與網友的看法,不多做贅述,今天主要是來談談歌詞。

歌詞,字數介於小說與新詩之間,處於一個詳述故事篇幅不夠,而簡化過多,結構將會鬆散,該如何呈現一首好歌詞?而歌詞與音樂又如何貫串貼合,面向之大,大到可用時代的社會風氣,而社會風氣造就的性別刻畫、年齡層的不同帶到職業是學生或是上班族,高階女主管級還是道上兄弟,時代的流行語連結聽眾對於流行音樂的依賴性,80、90年代歌詞的工整,到時下的口語化,不同的切入點論歌詞,那將說不完。

而冰山理論,也許是歌詞在不同觀點由此出發,都能在不同的變數下,寫出一首不錯的作品。一大塊浮冰,有百分之九十在地面之下,當中百分之十的故事,呈現出人物、場景、想法以及劇情,雖然你沒說,但聽眾已經全部知道了,這是歌詞當中最高明的手法了。

不難看出,「浪流連」的歌詞的主題性:英雄難過美人關

逞英雄、逞兇鬥狠的小混混,為了女人,找了正職的工作為生活打拼努力,我們不會在歌詞看到如何當兄弟以及遊走法律邊緣的描述,不了解如何認識以及如何在花天酒地之下收斂自己,改過向善,但從菸酒不離身、騎車到對方家樓下苦等守候的真性情,以及學歷不高,對於文字的表達及想法,回憶起年少時夢想,與因現實逼迫自己長大的「看破」我們都知道那不是真的看破,在懂人生時,已經耗盡人生的精華,與其說對女人的愛戀及向善,也是對自己的荒唐一種彌補心理。

台語歌詞的詞彙也很平易近人,筆者身為作者聽了有一種「對吼!平常長輩們這樣說臺語。」

近年較流行的台語歌詞彙「成功」「打拼」「生活」「夢」,這首深淺度剛好,在不太能理解的語句前後,鑲嵌讓人理解的敘事句,就能讓人明白其中想表達的意思,類似方文山中國風歌詞「文白相間」的使用方法。

副歌呢喃與高亢

華語的樂團圈喜歡在開始將副歌低八度演唱,製造一種呢喃和鋪陳,最後一口氣高亢的爆發,其實這也不是秘密,草東沒有派對《山海》、老王樂隊《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宋冬野《郭源潮》,追溯到2013年OneRepublic的《Counting Stars》,是比較耳熟能詳的早期使用此方式的作品,不至於退流行的原因大概是K歌的時候,可讓人大展身手一番吧!傳唱跟通俗這件事對於爆紅,是一種正相關,在2018年文化部主辦的台北記憶中心策展中,統計出台灣人愛唱歌更勝於聽歌,或許在表達自我與獲取共鳴中,找到一個最適當的平衡,是創作人需要思考的一件事。

段落的話,與浪子回頭差不多,呢喃方式鋪陳副歌,而整首歌以和弦進行4-5-6-1、4-5-3-6、4-5-6-6貫串,這種進行的聽感會讓人有前進的感覺,而不用一般常見的2-5-1終止式做段落的連結,氛圍不斷疊加,加上停留在6級,讓人有一種淡淡的悲傷感觸的澎湃感。前副歌(pre-chorus)是華語歌裡,較不常見的激昂詮釋,才能讓第一段的呢喃副歌及主歌后高八度的演唱,連接帶來一種不違和也不突兀的「重複」讓整首歌完整度跟疊加有連續的氣氛。

專員解說流行音樂相關課程 👈🏻
了解詳細師資 👈🏻

_

撰文者:陳則皞 老師